央廣網北京7月26日消息(記者果君)阿爾茨海默。ˋD),是引起失智癥最常見的疾病,它嚴重危害人民健康,隨著世界人口老齡化的加劇,AD在全世界的患病率逐年上升,目前全球大約有5000萬的AD癡呆患者,而到了2050年,這一數字可能會快速增加至1.5億。眾多的研究已經證實,AD 是年齡依賴型疾病,隨著年齡增長,患病率成倍增加。國際上基本達成了共識:早期發現可以阻止或者延緩疾病進程,是目前防治的關鍵。

會議視頻截圖

控制危險因素,防發病是一級預防。如果一級預防失守,及時開展二級預防更重要。AD的二級預防就是指在腦內僅有淀粉樣蛋白陽性,尚未觸發級聯反應之前,降低淀粉樣蛋白聚集,阻斷病程,防止AD進一步發展。要實現二級預防,阿爾茨海默病臨床前期的早期診斷至關重要。為加強臨床醫生對阿爾茨海默病的二級預防的意識,重視阿爾茨海默病的早期診斷,由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主辦,北京認知神經科學學會協辦,北京巢內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承辦的“2021阿爾茨海默病防治專題會議”近日召開,10余位領域內專家在線進行了交流。

中國AD臨床前期聯盟主席,宣武醫院神經內科主任醫師韓瓔教授介紹,AD是一種神經退行性疾病,是老年人認知障礙最常見的原因之一,可分為家族性AD和散發性AD兩種類型?梢酝ㄟ^控制一些可改變的風險因素來降低AD的患病風險,從而將患病風險降到最低。例如,控制好高血壓,糖尿病,高脂血癥等風險因素,增加體育鍛煉,多進行腦力活動,都可以幫助老年人遠離AD,盡量降低AD風險。更加重要的一點是,老年人應該對AD疾病有足夠的認識,當發現自己的認知能力有減退或者是較以前有明顯的下降的時候,要積極的去專業的醫療機構進行詳細的認知評估,盡量在疾病早期能夠得到專業的診斷和干預。韓瓔教授指出,既往單抗藥物研發失敗的教訓,總結起來有三點:用藥時機晚了;用藥適應癥不嚴格;用藥劑量不夠。所以,AD治療關鍵在于早期發現。

那么記憶力下降,就一定是患了AD么?韓瓔表示,這種觀念是不對的,其實正常老化也可引起記憶力的減退。那么日常生活中如何鑒別健忘是正常老化還是阿爾茨海默病病理改變導致的呢?

首先,從記憶力減退的特征進行鑒別。如果老人回憶不起來一件事情,但是經過家人適當提醒后又可以回憶起來,那么大概率是正常老化的表現。而對于AD導致的記憶力減退,主要表現為延遲記憶及再認受損,經過提示后,患者仍無法準確記憶,有些患者甚至會出現情緒反應,對于遺忘這件事情極力否認。AD相關記憶力減退的主要機制為:情景記憶相關的信息早期并沒有存儲到大腦里,因此,即使后期給予線索提示,患者仍無法回憶起來。

其次,觀察是否伴隨理解力的下降。正常老化一般不伴隨理解力的減退,可以正常理解對話,并正確執行相關指令。而AD患者無法理解比較復雜的指令與指示,并且隨著疾病進展,這種表現會逐漸加重。

再者,是否伴隨其他認知域以及日常生活能力的損害。正常老化一般不伴隨其他認知領域,如視空間、語言、計算力等的損害,日常生活能力正常。而對于AD患者,隨著疾病進展,會逐漸出現其他認知域的受損,并且晚期運動能力也下降,日常生活逐漸不能自理。

最后,當出現可疑的表現時,及時去?漆t院記憶門診就診是非常必要的?稍趯I醫師的指導下,進一步完善神經心理學檢測、頭顱MRI以及淀粉樣蛋白PET等檢查。尋找腦內是否有AD病理改變的證據,這是目前早期確診AD的金標準。

對于已確診的阿爾茨海默病患者,韓瓔教授提示家屬應及時帶病人就醫、實時觀察病人的情況和監督其按時服藥接受治療只是家屬照料任務的一小部分,真正艱巨的是伴隨病人病情發展而愈發艱難的精心護理和耐心陪伴。目前的研究證明,非藥物治療對阿爾茨海默病人病情發展具有十分優秀的抑制作用,但是非藥物治療多需要患者家屬的配合和參與。